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來了,我什麼都沒看見,我睡著了

 

一向對玄秘之事有相當的興趣:這可能是來自於遺傳基因裏的某種缺陷,越是無法解釋的,神秘的東西,對我越有致命的吸引力,嗯,好吧,即使不會是致命的(因為我還蠻怕死的),至少也會有相當程度的狂熱,特別是那種答案呼之欲出,又顯得朦朦朧朧的時候。

很多年前流行一本講催眠和前世今生的書,嗯,我想說的是,前世今生這種東西本身就比催眠來的有趣的多,儘管某些人信誓旦旦地說電視上那些按照催眠師口令作動作的人們的反應都是真的—即使我從來沒相信過,並且認為那多半是誇大的戲劇效果(要不然恐怖份子應該用的是催眠術,而不是炸彈攻擊),可講到前世這種有趣的話題,可就叫人忍不住地想多看兩眼。

當兵的時候,我們軍法組裡有個文書自稱他開過天眼,而且他幾乎結交了整個部隊裡面的同好道友,三不五時就要向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怪力亂神一下。有一天我們聊到前世,我說要是每個人都有前世這種東西,那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地球的人口為什麼會越來越多這個問題:照理說生者死,死者生,生生死死不息,應該是生死不滅定律,達到某種平衡才是,但地球的現狀是生者越來越多,難道這些新的生者都有前世嗎?

「往生的人,不一定都會到地球來啊!」他這樣回答我。(這就解釋了一切,真是聰明的回答。)

然後,他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向我打量,然後神秘地說:「像你,前輩子就是仵作,身上掛了好幾條命哩!」

「有沒有搞錯啊?仵作?我還以為我是有錢的員外哩!」我叫起來,「你說掛好幾條命?什麼意思?」

「就是說有事情沒做完,該幫人家驗的,你沒做完,所以這輩子要還。」他說。

「你是在講我之所以驗屍經驗是全國書記官第二名,就是這個原因?」我沒好氣地說。天眼大師雖還想要反駁,可惜我們的對話這時被急急忙忙闖入組裡通報某項緊急事件的監察官給打斷了。

退伍以後沒多久,有關前世今生的書忽然在市場上大賣起來。我也跟著湊熱鬧去買了一本,對,就是封面有個人頭浮水印,晚上看起來讓人覺得有點毛毛的那本。我還依稀記得作者是個心理醫生,用催眠的方式導引他的患者挖出深層的記憶,以證嚴法師的四句名言:「面對他、接受他、處理他、放下他」做為心理治療的方法。然後呢,這個作者有一次不知道吃錯什麼藥,居然把患者催眠到他的前世去了,接著就是一場又一場的前世之旅。

前世今生這本書寫的有趣至極,我在退伍後幾年間看了又看,有一次還脅迫阿樂幫忙進行催眠工作,看能不能也跟著坐著記憶的時光機回到過去玩玩。只是很可惜的那一次除了讓阿樂講到口乾舌燥,累的半死以外(因為是用語言催眠法),毫無成效可言。

有好一段時間我就再也不去想催眠這檔事情,儘管有幾次在人家的網頁裡看到某某人去找催眠師帶他去回溯前世之旅,讓我有點羨慕以外,我幾乎認定催眠這檔事情與我是毫無關連的。

然後,兩個多星期前我在網路上亂晃,看到一個號稱是台灣催眠研究學會的網站,在推廣前世回溯的課程,只要980元。

我仔細地研究了一下這個學會的理監事名單(還發現某大檢察官赫然列名其中),以及理事長的學經歷,和他們對催眠的定義與看法,覺得還蠻不錯的,例如這段話:

「催眠的力量之所以能產生,是因為你的精神高度集中及想像力高度發揮的結果。你的潛意識必須接受暗示,效果才會產生。所以商業廣告集金光黨之所以能夠成功,是因為自己願意接受暗示的結果,而不是被控制了。」

於是我就接受了他們的暗示,報名參加了這個課程。

課程的安排是在星期六的下午。當天我很早就到了青年公園附近,(這還是我第一次到青年公園,真是個不錯的好地方)學會的地址是青年路140號3樓,外觀是一般住家大樓,沒有任何的招牌。

我按了電鈴,門開了,我走進電梯,後面跟著另外一位男生,同樣也是來參加催眠課程的。

進到三樓,迎面而來的是學會的女秘書,看起來乾乾淨淨的,很像茹素多年的女修行者,人非常客氣。然後她請我在簽到本上簽名,還慎重地給了學會的發票,上面就寫著:「台灣催眠研究學會」。

學員陸陸續續地到期,總共三男三女,我們待在一個約三坪不到的小房間裡,各自坐在沙發的一頭,然後理事長張老師進來了。

到這裡為止,我仍保持在一種高度期待的興奮狀態。事實上,出發的前一天我還很高興地對老婆大人說,嘿,我明天要去催眠囉!要去看前輩子你欠我多少錢啦!

老婆用一種既羨慕又嫉妒的語氣,淡淡說出五個字:「早.去.早.回.啊。」

然後,我現在就在這裡啦,專家就在我前面,我要被催眠了!我要被催眠了!

張老師開始向大家解釋整個流程,他說:「其實催眠成功時,你的注意力會高度集中,甚至連幾公尺外的針掉在地上都聽的見。所以不要擔心,催眠時你其實是「清醒」的。」

並取得所有人同意,於必要的時候碰觸我們個人的額頭,以加速催眠的進行。

接著催眠大戲就開始了。

他是這樣進行的,首先,他要我們感覺一下室內的溫度,看看會不會太熱或是太冷,他可以調節一下。然後他要我們感受一下身體旁邊的氣流,接著要我們慢慢將身體調整到最舒服的狀態,然後開始下指令:

「好,你開始感覺到房間的光芒變暗了(關了第一盞燈),現在我要你感覺一下周邊的光亮,...然後周邊的光線將會更暗下來,當你感到室內更暗的時候,你會更加平靜,更加地放鬆...」

大概是流程進展的太快,我始終沒有所謂的放鬆感覺,接著我努力地想跟上他的指令,卻仍是發現自己一點也沒有被催眠的感覺...。

然後,在經過約二十分鐘後,我仍是沒有進入狀況的感覺,這讓我感到有些浮躁,心裡不停地想,「為什麼我還沒被催眠?為什麼?趕快催眠我啊!趕快催眠我啊!」

又過了約十分鐘吧,他又開始下指令:「現在,我要你感覺到一個花園,對,你就在花園裡,看著花園,你可以在花園裡面走,散步,在裡面欣賞風景...」

我的眼中一片黑,腦中一片混沌,還不自覺地冒出了OS:

「OOXX,什麼花園啊?哪來的花園啊....我哪知道什麼鬼花園啊!」

「快點快點,給我冒花園出來!」我集中精神努力地想像。

「某某(做我旁邊的女生),你有感覺到你在花園裡了嗎?」老師這樣問。

「有...。」那女生回答。

「你個蛋蛋麵咧..」我心裡想,「怎麼只有我看不到?」

「Tomlinfox,你有感覺到花園了嗎?」老師這樣問我,聲音近似深夜廣播節目賣褲襪的主持人。

「我什麼都沒看到。」我誠實地回答。

「沒關係,盡量放鬆,你做得很好,很好...」他這樣說,但聽起來口氣有點敷衍。

接下來的幾分鐘裡,他又開始要我們「漂浮」,到自己12歲那年的家裡去看看。

「12歲?等一下,那時候我們搬家了嗎?咦?12歲是念幾年級啊?」我心裡這樣亂想一通,腦中還是一片空白。

「你們看到家裡吃年夜飯的樣子了嗎?」老師問。

「我們家不大吃年夜飯的...」我心裡這麼想,「過年都隨便過...你要是問聖誕節我還比較想的起來...」

於是乎我整個催眠過程就這樣有意無意地在心理上和老師吐槽,嗯,或許應該更精確的說,那時的我很忙,大概分成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在和老師吐槽對話,第二個部分是努力地想跟上老師的指令,想看到東西,第三個部分則是一片空白,除了虛無還是虛無。

到最後,我真是有點累了,我心裡這樣想著:算了!反正我沒辦法進入狀況,乾脆放棄吧!

我還真有點累了,當老師中間不大說話時,我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然後,忽然間他又開口說話,我又「清醒」了過來,(眼睛是閉著的),就這樣睡一下,醒一下,睡一下,又醒一下,到最後我還真的很想跟老師口說:「老師,請不要講話了,好歹讓我睡一下吧,拜託。」

這樣醒了又睡之間,我居然還有空做了一個極為短暫的夢。夢裡有兩個老女人,坐在莿桐老家大餐桌上。我認出其中一位是我的祖母,另一位是誰我則是完全看不清楚。

忽然之間我又醒過來,這時老師開始帶著其他人在「玩」前世探索了,而我,卻還在跟瞌睡蟲作戰中。

一直到課程結束,我始終毫無被催眠的現象,這讓我非常失望,我還以為催眠會跟觀落陰一樣哩,茄。

課程之後,老師讓我們提出問題討論。我則是又一次很誠實地告訴他,我真的沒有被催眠到的感覺,倒是中間的時候睡著了。「我想知道,睡眠和催眠有不同嗎?」

「這兩個還是不一樣,像你的情形,應該是睡眠不足,在臨床上,睡眠不足的人來催眠,他第一個反應是會先進入「補眠」狀態,然後潛意識才會開始活動。」老師這樣解釋,「當然啦,今天我們用的是語言催眠,也有其他的催眠方式,比如說疲勞催眠的方法,就是像你在電視上看到的,讓你盯著東西看,看到眼睛疲勞時就會進入催眠狀態...」

「每個人體質不同,你應該屬於中度催眠體質,尚待開發,但還是可以被催眠的。」他這樣做了總結。

我來了,我什麼都沒看見,我睡著了:我的心願還是沒有達成,唉。

那不如你還我980元,我今晚可能還會要好睡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