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假期與法國,瑣事小記


口語表達練習


我回想這兩天以來到底做了哪些事,至少,對出國這件事情好像在夢中一樣,虛無飄渺的很,昏昏然,紛紛然。上星期五下班後,我還特別騎車去南港拜訪阿卡一家,阿卡的女兒Léa好像又大了,才多久的時間哪!然後我和Tanguy兩個在他家的餐桌邊練起présentation來。

我練了兩次,第一次有些緊張,念的挺快,有些字不知怎麼就是發不出聲來。Tanguy給了我很多建議,比如說講話節奏,表達的重點等等,很多部分和我過去的教學口語經驗相符。

「你的發音不錯啊,還有節奏感,我幾乎都聽的懂你說什麼,不過可以再更好些,比如說這個,關係代名詞這裡,如果你的句子太長,我們可以在這邊休息...或是談到比較重要的形容詞的時候,可以頓一下,加強語氣。」他這樣建議。

「也就是說,講的跟席哈克或薩科奇一樣?」我問。

「對。」Tanguy笑了,我們一向是這樣互相開玩笑慣了,不過他這次倒是很認真。「我們在政治學院學的就是這玩意兒,如何在口語上表達重點。」

「那可真不錯,法國政客確實是很好的模仿對象。」

「比方說薩科奇,他會用很簡單的話強調他要說的,像他最常用的說:『 vous comprenez pourquoi? Je vous dis pourquoi! Parce que blablabla...(你知道為什麼嗎?我告訴你為什麼!因為點點點...)』就是一個例子,先引起人家注意,然後頓一下,在講出自己的意見,這招通常很有效。」Tanguy如是說,開始了一段模仿秀。

「或者你像席哈克,他也是講的很慢,每的字故意發的很清楚,這種方式可以讓你的聽眾集中注意力,並且有時間想你說的話。你有二十分鐘的時間,如果都是以同一種速度或者是表達方式講話,那你的評審委員會很容易睡著。」他繼續說著。

於是我們又練習了一遍,就跟小學時候準備演講比賽一樣。(當然,沒重複兩次自己的題目啦。)

這兩天我口語大概只練習了不到四次,有些糟,而更糟的恐怕是我居然星期一接到事務所電話後,會有種想要回去上班的衝動:我已經完全地,被訓練成企業戰士旁邊那個出餿主意的狗頭軍師,一旦放假還會覺得有種閒不下來的衝動,這真是一大恥辱啊!

流失的法國特質


開會前,我和H君在雲門一起吃中餐,聊起彼此的近況。他提到了一些小計畫,讓我覺得很羨慕,比如說到國外一場又一場研討會的趕,可能到武漢去當客座教授等等的好事。當然,這是他應得的,因為他付出的努力大約是一般助理教授級人物的好幾倍。

他,也同樣是閒不下來。但至少,在講到某一項計畫時,H君還是保有留法學人的某項特質:他覺得這樣負載太重了,沒必要,寧願多點休息時間。

而我身上的某些法國特質,卻正在一點一滴的流失當中,我也說不清為什麼。


太法國的眼神

留法的經歷在台灣一個好處和壞處是,無時無刻,別人都會把法國和你連在一起,彷彿你們之間立了投名狀似的,患難與共,永不分開。

只要跟法國有關,不管你學的是什麼,好像你就必須也應該要懂一樣。這種「法國國情代言人」,或「法國觀光局代言人」,或「法國第五共和憲法代言人」或「法國農業部特產品代言人」乃至於「法國高科技」「法國電影代言人」「法國總統交友對象代言人」「法國各項精品代言人」等等的身份,有時候還真是讓人吃不消。

我還記得前兩個禮拜有一天,忽然K律師對我談起,她有一天看電視播出法國的電影,裡面的男主角的眼神,就和我一模一樣。

「我覺得你真是太法國了!」她這樣叫道,「你可能自己都沒發現,眼神啊什麼的跟法國人一模一樣。」

「喔?那是什麼眼神?」我好奇的問。

「我不會講,就是一種感覺,看起來很有自己的看法,不會侵略性,但又有點固執,就是那種你可以做得很快,但他就是不要,要用自己的方式跟節奏做事一樣。哎,總之你就是太法國了!大概在那邊自己受到影響也不知道,我那天看節目的時候才想到,對喔!Tom就是這個眼神....」

雖然那天我還是沒搞懂,K律師到底講的太法國的眼神指的是哪一樁,但他的這番話倒讓我感覺還不壞,至少在某些時刻,你知道自己精神裡有些不一樣的東西,還是很固執地被保留了下來,沒有隨著時間消失時,這差異又是別人親口告訴你的,那種感覺似乎可以讓你找回一點小小的自傲,至少我還有些什麼東西,而別人嘛,好像沒有。

啊,我是不是可愛的值得親一下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