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插播】總歸是一個態度的問題

話說總統大選結束也有幾天了,這些天以來也看了不少分析文章,但總覺得多了科學,少了什麼,實在不吐不快,所以借自己一方之地,插播一下,聊表紀念。

這次總統大選,民進黨真的是輸慘了,那多出的二百多萬票可不是投假的。在我看來,這些票不大像是要給國民黨掌聲,反倒是比較像是要給民進黨狠狠的一耳光的意味多些。

為什麼呢?這恐怕得要從創世紀講起,不過為了節省寶貴時間,就先從三國時代說起吧。

這三國演義中有一回,曾講到一個叫彌衡的名士。這位彌衡同學出場時間不多,但卻讓人印象深刻,還讓羅貫中加油添醋地寫了一回:

「來日,操于省廳上大宴賓客,令鼓吏撾鼓。舊吏云:“撾鼓必換新衣。”衡穿舊衣而入。遂擊鼓為《漁陽三撾》。音節殊妙,淵淵有金石聲。坐客聽之,莫不慷慨流涕。左右喝曰:“何不更衣!”衡當面脫下舊破衣服,裸體而立,渾身盡露。坐客皆掩面。衡乃徐徐著褲,顏色不變。操叱曰:“廟堂之上,何太無禮?”衡曰:“欺君罔上乃謂無禮。吾露父母之形,以顯清白之體耳!”操曰:“汝為清白,誰為污濁?”衡曰:“汝不識賢愚,是眼濁也﹔不讀詩書,是口濁也﹔不納忠言,是耳濁也﹔不通古今,是身濁也﹔不容諸侯,是腹濁也﹔常懷篡逆,是心濁也!吾乃天下名士,用為鼓吏,是猶陽貨輕仲尼,臧倉毀孟子耳!欲成王霸之業,而如此輕人耶?”」

彌衡同學一脫成名,罵曹賊罵的好不痛快,可彌同學後來的下場卻很慘,在同一回裏,羅貫中是這樣寫的:

「人報黃祖斬了檷衡,表問其故,對曰:“黃祖與檷衡共飲,皆醉。祖問衡曰:‘君在許都有何人物?’衡曰:‘大兒孔文舉,小兒楊德祖。除此二人,別無人物。’祖曰:‘似我何如?’衡曰:‘汝似廟中之神,雖受祭祀,恨無靈驗!’祖大怒曰:“汝以我為土木偶人耶!’遂斬之。」

我說,這彌衡同學就讓我想到了民進黨。

民進黨因何而上?又因何而下?原因很多,但我覺得,總歸就是一個態度的問題。

民進黨上台時的態度不像彌衡,但上了台以後,那態度的表現就是另一個彌衡。不管那個案子,每當有人在底下質疑「廟堂之上,何太無禮?」時,民進黨人們總有辦法反擊,講出一套「吾露父母之形,以顯清白之體耳」的道理來。

OK,即使你是清白之體吧,但態度這麼差,你覺得人家會愛上你嗎?

這總歸就是一個態度的問題,口口聲聲台灣人台灣人,愛台灣愛台灣,但一講到彼此的感受,卻又把問題推回去給對方啦:「這是你們台北人的邏輯」「在我們南部粉平常」「草根性有什麼不好」「馬英九也說過OO」「你不要像『三隻小豬』喔~!」

如是如是,這般這般。

人非草木,也非主機板,所以韓非子說「說難」。唉!這可真是難,你如果那麼不可愛,我又為什麼要把票投給你呢?又為什麼要聽你講話呢?又為什麼要相信你呢?

當暴坊將軍砍人的時候,除了執法以外,其實還有很大的程度是因為對方態度太差(例如壞人會回答:「這個人不是將軍,殺了他!」等等不禮貌的話),因此加重了他手上武士刀的力道吧?

為何下台?為何大敗?我主觀地認為,這總歸就是一個態度的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