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回顧與歸鄉

史堡的夜景:





(凍到頭皮發麻的冬夜與溫暖的餐廳燈光)



(教堂旁的書局,還流連在其中的人們)



(古董店門外)

隔一天我起了大早,幫阿福搬家去。清晨的史堡那種寒冷真是夠嗆的,車子打開以後就像冰箱一樣。



(史堡最常見的街景之一)



我幫忙和運送公司接洽,把行李上車,這是一家位於運河旁的貨運公司,老闆還養了隻大狗,看到我們就張牙舞爪的狂吠,亂嚇人的。

工作完成後,我和阿福趕到車站去接W老師,送他到旅館,然後我自己就這樣一路晃回住所,途中故意走著以前最常漫步的那條路線,許多往事湧上心頭。



(克列博書店,我最喜歡的本地書店之一,本月的主題作者是西蒙波娃)



(古騰堡廣場旁一景)



(某位我不認識的法國將軍雕像,嗯,我總有一天會認識他)



(史堡歌劇院旁的街道,當年我曾在這邊跟CPE的抗議群眾們一起遊行)



(運河旁的廣播電台,天氣實在好的不行,還有年輕人在那爬牆)



(米榭餐廳,仍然在賣著物超所值的午餐中)



(米榭餐廳的糕餅看起來總是很可口)



(史堡學生間最著名的「大橋頭烤餅」,這家的啤酒是自釀的,火燒塔也可以吃到吐,非常划算。)



(蓋亞電車站一景,一端是聖皮耶教堂)



(當然,還有美麗如昔的電車)

阿布瓦街安靜如昔,這是我到史堡後的第一個住處,離學校圖書館和上課的地方走路不用五分鐘,也就是待在這個小套房的期間,我迎接了人生的許多變化。

通過DEA、感恩之旅、孩子出生...

真是恍如一夢。



(阿布瓦街一景)



(這裡住過Tomlinfox,2003-2004,完成DEA與他第一個孩子出生時的住所--史堡觀光局)

因為學校就在旁邊,所以我特別跑到圖書館去看看有沒有關於我口試的公告。



(充滿現代感的史堡三大第三階段圖書館入口)



(啊!左邊那張就是我的論文答辯公告!)

一般正常程序來說,博論答辯是要公告的,而且歡迎來聽。所以當我看到公告時,才開始有「啊!真的要答辯了...」這種感覺出來。

走進圖書館,我在一台電腦前坐下來收信,忽然旁邊來了個彪形大漢!

「Félicitations!(恭喜) LIN!」他笑著說,露出雪白的牙齒。

哎呀呀!這可不是咱DEA的海地同學法畢思老兄嗎?

「我剛剛看到你的公告,真是太好了!恭喜你要答辯了!」他開心地說,「還記得我是誰吧?」

「當然記得啊!法畢思!」我說。他高興地說:「啊!你還記得我名字!」

我們小小聊了一下彼此的近況,然後另一個台灣學生W君也趨前向我打招呼:「恭喜恭喜!」

我們只聊過一次,還是用法文(因為他堅持在法國說法文),W君是個爽朗的人,他很喜歡北歐,論文也是寫有關北歐的比較法。

一時間,史堡好像變的很小,我認識的人不約而同都在這幾天出現。

離開圖書館,我穿過三大和雅典娜廣場,來到哥本哈根街旁。

在這兒我度過在法國時最美好的一段時光:老婆終於和我團聚,兒子在這長大,博士論文的胚胎在這成形。

現在,即使在台北,也很難找到這麼好的住處了,陽光充足,生活方便,管理良好,住家環境又乾淨的大樓:在台灣,不知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擁有這些。

而在史堡,只要三百歐元不到。



(哥本哈根街路牌)



(住了一年的大樓,我的家庭真可愛)




(大樓入口處)


日久他鄉變故鄉,這句話可是一點也沒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