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光榮時刻


我在口試的前一日晚上不知道發了什麼瘋,一個人跑到一家從未造訪過的中國餐廳去吃飯,足足花了我二十幾歐元。(就只叫了一盤菜、一份炒飯加一壺茶,簡直是搶劫。)史堡的物價雖然相較巴黎要便宜些,但中國餐廳到哪兒都是一樣的貴,而且還是貴的莫名其妙。

但我不管,總之我就是想在口試前吃頓順心的飯,因為明天就要上刑場啦。(這麼說來,好像應該要根無骨雞腿和滷蛋才是:可惜我不吃雞。)

我的口試地點是在三大校本部的四樓,當天早上我大約早了十五分鐘到場,周邊空無一鬼。我先勘查一下地形,判斷那個地方是可以空出來讓我辦小酒會(pot)。前一天我託了阿福和小喬幫忙拿飲料和甜點,小喬跟我說當天Monica也會從法蘭克福專程到史堡來幫忙(實在是義薄雲天啊),他們兩個人會負責幫我打點小酒會的一切。

「你要不要請老師們吃個飯什麼的?訂餐廳?」小喬問。

「啊,好啊,你有什麼好建議嗎?」我說。

由於小喬在學校擔任研究員,接觸行政業務的結果讓他變成了史堡大學的餐廳通,於是她很快地給了我三個建議的名單,我選了其中一個,計畫口試結束後請老師們一起去吃飯。

過了十分鐘,開始陸續有人來,多是史堡的台灣同學,以及他們的法國朋友們。而後,W老師、小喬和Monica也都到了。

我的老師埃魯耶司和另一位培侯叟辛教授仍然是不見蛋。

「他們都還沒到嗎?」W老師問,「口試教室的門沒開嗎?」。

我只能說是,大概是因為假日的關係吧,教室的門是關著的,老師們可能晚些才到。

接著,伊朗同學薩奇和他的朋友也一起過來了,薩奇滿是笑意,問我:「嘿嘿,緊張吧?不要緊張,沒問題的啦,埃魯耶司人很好的...」

正說話間,蔽恩師隆重駕到,旁邊還跟著培侯叟辛教授,一個圓圓胖胖,帶著笑意的年輕人。

一年不見,埃魯耶司也胖了,加上我,當場的畫面就猶如卡通南方四賤客一般,真是美不勝收。

眾人魚貫進場,我把資料拿出來,一個一個攤好,接下來就開始口試了。



(口試前要先起立:跟開庭一樣)


按照慣例,由我的老師開始宣告口試,主席由年紀最大的W老師擔任,培侯叟辛教授則是扮演重砲手角色。

在簡短介紹我的經歷之後,埃魯耶司接著進入主題:「那麼,請林先生發表高論。」



(口試申論中,後方是吾友強馬力父子檔)

遊戲開始,我試著在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內,把論文寫作的動機、寫作的瓶頸與克服、選擇的方法論、自認為論文有貢獻及特殊之處,以及自覺有不足與困難表達之處,一一地向評審委員做了說明。說話的時候,我儘量照著Tanguy告訴我的方式,速度和腔調保持一定的平穩,著重某些細節的條理性等等,在我說完之後,我留意著評審委員們的表情,一邊估量著他們可能會滿意或不滿意。

申論完畢,我口乾舌燥,連忙灌了一大杯水。

接著是W老師開始評論。基本上W老師的評論內容和口試前的書面報告相差不多,所以我在回答他的問題上,感覺上要從容些。



(審訊中,審查委員施展魔法,把被告變成了鹽柱)

然後重頭戲來了,培大砲上場,準備效法普法戰爭,把我一口氣轟個昏天暗地。

說實在話,我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對於那一個小時多裏,受到培大砲的轟炸的記憶模模糊糊的。我只依稀記得他總是先一連串地講述自己對於我論文某些觀點的看法,贊同或不贊同,如此這般地講了將近四五分鐘,然後忽然間一個問題就「唰」一下地跑進來。

「您的看法如何?」他總是這樣問我。

問題是,有許多問題其實他問的非常地瑣碎,甚至可以說是過份抽象,很難去回答。所以大部分的時間裡我都在盡可能的確認他的問題。

我用了一個比較狡猾的回答方式應付他的轟炸。「這要看您問的是理論運作呢,還是實際運作。」我這樣回答。

培大砲不滿意,「我不覺得會有差別這麼多,您把兩個都告訴我吧!」真是好樣的。

於是我試圖從他設計的一連串問題中脫身,卻發現自己一緊張就詞窮了,很多部分解釋不清,而培大砲講話速度又快,有時候問題跳來跳去,瑣碎的程度,弄到後來W老師也有些無法招架,而挺身替我回答。這真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口試老師們開始互相確認彼此的問題,而我呢,則是被晾在一邊,成了化石,一動也不動。

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口試才結束。我對於自己的回答表現極為不滿意,整顆心都揪在一起,出門時苦著一張臉笑著。

「沒問題,你表現很好。」薩奇過來拍拍我的肩,「培侯叟辛問的問題太細了,根本只是在告訴大家他有看過你的論文,如此而已。」

「你這樣想嗎?」我回答,「唉,我真是緊張死了。」

一旁的台灣同學們也上前慰問我。有的說原來念法律這麼硬,培大砲講話速度好快,根本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有的則是告訴我,嘿!我剛剛幫你拍了不少照片,你可以好好放在Blog上做紀念囉!

「那也得通過才行哪。」我心裡這麼嘀咕著,七上八下。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吧,埃魯耶司打開門,示意要我進去。我走了進去,但大多數的聽眾都跑到另一個房間,去看小喬他們布置酒會場地。

「也請你的朋友們進來吧!」埃魯耶司對我這樣說,我心裡的一塊大石頭忽然間落地,啊,這是說通過了吧?

於是我又出門去,通知聽眾們進場,這真是蠻有趣的一刻。

眾人起立,由埃魯耶司宣告:
「...謹代表史特拉斯堡第三大學博士學院宣布,tomlinfox獲得法學博士學位,評語:非常榮譽的(très honorable)」



(宣告拿到博士學位的一刻)


(哇!!!!!!)

掌聲響起。

然後我的腦袋一片空白。

結束了。

這一刻就這樣來了。



怎麼不知道該做什麼?

我該做什麼?

我該做什麼?

我...

(傻笑)

頓了三秒鐘,我才從尷尬的沈默中清醒過來,然後向前與所有的評審老師握手。

「恭喜!」W老師說。

「恭喜!」培大砲說。

「恭喜!」埃魯耶司說,「林博士。」他加了一句。

忽然間,我彷彿看到上帝向我微笑一般,有一種爽到不行的感覺,從腳底一路攀升上我的大腦,直到最高最高的天際。(啊!我真是太膚淺了,我承認。)



(快要得內傷的表情,真是藏也藏不住哪!)


接著我邀請老師們去對面的教室參加酒會,然後正準備要說明我要邀請老師們便餐時,小喬忽然間插嘴進來:

「老師們,不好意思,因為口試進行時間比較晚,所以餐廳那邊可能沒辦法保留位置...」她替我解釋。

「啊,沒關係的,我已經在亞爾薩斯飯店預約位置了,沒問題,待會一起去吧。」埃魯耶司一派輕鬆,「我得先喝點東西,我們走吧。」

不愧是埃魯耶司,連餐廳訂位這種小事他都想到了。

DSC00020


我們到了酒會現場,只見小喬和Monica兩位果然精心準備了一桌點心和飲料,弄得漂漂亮亮的,果真是pot達人的手筆哪!

在場的人挺多,連好久不見的譚家也來了,只可惜我一方面要招呼老師,一方面還要拿東西填肚子,實在沒有太多時間跟老朋友們打招呼。

但,心裡的感謝,卻是不言自明的。

要真說有什麼遺憾,那就是這光榮的一刻,我們家只有我出席做了見證。

而這一天,對我的腸胃而言,考驗才剛剛開始。




(精緻外燴,限量供應)



(真是符合史堡台灣學生的做作情調風格哪!)



(「這是台式鑫鑫腸嗎?」埃魯耶司講了一個冷笑話。「胡說八道,這根本是史特拉斯堡式的。」培大砲說。)



(「好啦,咱們就上館子去吧!」埃魯耶司宣告我的腸胃戰從此刻正式開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