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吃!吃!吃!(之一)


口試完後,真正的考驗才開始。

埃魯耶司邀我們一同前去市中心的Alsace à table用餐。這是一家走中高檔路線的地方菜色餐廳,並隨時隨地供應著海鮮盤與最負盛名的亞爾薩斯菜—或者應該說是改良過的,亞爾薩斯地方菜精緻版。

埃魯耶司和培大砲兩個人抽著煙聊著,當他們抽煙的時候,基本上就是一副法國年輕人的死樣子。嗯,這樣對老師或許有些不恭敬,但我的意思是說,他們兩個人儘管在學術上都是挺要求,也蠻嚴謹的,但私底下的聊天則是你刺我我刺你,接口像講相聲一樣,所有認識超過四年的大學同學間能夠有的一切舉動,他們可是一樣也不少。

我們進餐廳坐定,服務生上菜單,眾人研究好一會,埃魯耶司還幫我們一人點了一杯餐前酒,然後我們彼此乾杯。

席間,培大砲和埃魯耶司不停地說話,但氣氛輕鬆許多,我們孩提到許多將來合作的事情,例如培大砲一直說:「你應該把你的論文濃縮起來去投稿,這麼好的東西不發表實在太可惜了。」他說。

「你寫好了可以讓我們也看看,給你些意見,法國現在沒有人寫這一塊,你一定要發表,到國際法雜誌或是國際私法雜誌,都行。」埃魯耶司也這樣鼓勵我。

然後我們談到Société générale的事件。培大砲很有興趣這個話題,他問我們:「警方說只有一個人幹這件事,你相信嗎?我才不信,怎麼可能只有一個人?一個人哪做的了這件事!」

「是啊!」我含糊應著,一面嚼著口中的魚排。

「這是官方說法,你不爽可以去調查啊。」埃魯耶司說。

「他們如果願意付我錢我就去。」培大砲說,然後對我眨了一下眼睛。接著很快地又話題轉到校際合作上。(W老師有興趣的題目)

這頓飯足足吃了兩個多小時,酒足飯飽後,埃魯耶司付帳,培大砲還不忘糗他:

「嘿,學校付錢啊?」他問。

「是啊,感謝羅伯舒曼大學。」埃魯耶司說,一面在紙張上簽名。

然後我們起身離開,臨走前埃魯耶司很真誠地說:

「我很高興你終於拿到博士學位了,林博士。」他說,「做的好,我們保持聯絡,到巴黎來記得給我電話,OK?」

「很高興認識您,後會有期。」培大砲過來握手。



然後,我和W老師回旅館,這才想起來要打電話回家報喜。

我撥了手機,電話的一頭是媽媽。我第一句話這麼說:「媽媽,我通過了...」

忽然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一旁的W老師笑著對我比出大拇指。

媽媽高興極了,爸爸也是,他們為了等我的這通電話足足等上四個小時,那天對他們來說,真是夠難熬的。

尤其是爸爸,他跟我說話的時候聲音有點哽咽,「阿公也會很高興...」他這樣說。

然後我又撥了電話給老婆,講到口試通過,兩個人都開心極了。

「你怎麼現在才打電話?」老婆這樣說。哎,你不知道哪,從通過口試那一刻起,一切都像飛輪般地轉哪!老婆大人!

我回到Esplanade旅館,稍事休息,然後又出發去小喬那,準備和他們一起到米路司(Mulhouse)的Lala家,參加他為我辦的慶功宴。

Lala是個很有趣的台灣女生,老公是上海人,小提琴家,我們之所以會認識,主要是因為他也是我的Blog老讀者,從Pchome新聞台時期就看我的文章了。那時我在巴黎,後來到了史堡,正巧他也在米路司,因著地利之便大家就這麼見面認識了,還因此辦過幾次酒池肉林的聚會。

因為Lala的老公姓華,法文發音念起來是roi(國王),所以大家就這樣戲稱他為reine(王后)。而國王的宴請,自然是「國宴」啦!貪吃如我輩者,豈能不去?

米路司這個城市在亞爾薩斯南邊,靠近瑞士的巴賽爾。其實對台灣人來說,亞爾薩斯還是很陌生的,特別是南邊一帶,更是少有人去觀光。但真正知道亞爾薩斯好玩的人,大概都會了解米路司在地理上的得天獨厚性:這裡,就在德、法、瑞三個國家之間,要去哪兒都太方便了,而且離著名的亞爾薩斯「酒之路」的另外一端也非常地近,一般來亞爾薩斯的大概只知道Colmar與Strasbourg,但別忘了,Mulhouse才是一個可以讓你好好切入欣賞更不同的各種原野、鄉村與城市風光的好地方。

也因此,Lala也利用閒暇時間,開起了業餘民宿。但這位民宿女主人實在是太好客,也太古道熱腸了,以致於他的民宿幾乎是沒賺到什麼錢,嗯,這個是後話了。

這個話說我鼓著還沒消化完的肚子,與小喬和Monica一起坐上火車,向米路司「王宮」奔去:說那是王宮,可不是太過,Lala他們的家就在山腰旁的一棟獨立「豪宅」中,可漂亮的呢!

出了車站後,我們提著很重的飲料,轉了幾個彎便到了Lala家門口。上到頂樓,女主人殷勤地接待我們,當然啦,此時博士聲不絕於耳,真是令人心曠神怡。

桌上已經擺了紅酒,一旁的客廳重新擺設了許多東西,跟上一次來的時候又不大一樣了,看起來更溫馨,也更有質感。

Lala招呼我們去坐,等她上開胃小菜:酥皮蘑菇餃以及小乳酪塊(好像是Munster,忘了。)。我們先坐在客廳喝喝飲料,聊聊天,盡量不打擾Lala(據說他一個人做菜的功力比有人在旁邊時更好)。

 

DSC00063 (很努力的王后陛下)

過了十幾分鐘,王后陛下宣布差不多可以用餐了,然後我們大家舉杯,留下這張照片。



(本來要裝金錢豹的商人樣,但很顯然地,一點都不像...)

我鼓著還沒消化的肚子,看著眾女士依序將晚餐一道道地拿出來,擺了滿滿一桌。

今晚的菜色有:

很好吃的炒蝦仁
很好吃的炒芹菜
很好吃的家常豆腐
很好吃的淡菜
很好吃的粉蒸肉  以及...

很好喝的紅酒




(Monica 示範如何擺盤介紹美食的正確姿勢)



(國宴菜色局部圖)

之所以都以「很好吃」名之,是因為真的都很好吃,但實在搞不大清楚應該叫什麼菜,總之我認識的亞爾薩斯台灣女人好像都是這樣,擅長所謂的「無疆界料理」,你永遠也搞不清楚他們是怎麼做出這些中菜來的,但反正很好吃就是了。

有多好吃?在我的中飯未消化前,這些菜已經迅速地又跑進了我的胃裏,等到我回過神來,桌上的東西已經所剩無幾了。

「實在太好吃了!」小喬喟嘆,「Lala你真會做菜!真的很棒!」

這是我們共同的心聲。

Monica則是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直接用行動表示:因為她吃得太多,所以跑回房間去躺著喘氣。

我們繼續掃著剩餘物資,真是一點都不誇張,菜全被吃光了。

Lala 應該是蠻高興的,吃光飯菜是對主廚的最高評價,著無庸議。只是苦的是我的腸胃,那時的我只覺得自己活像是個被填食的鴨子,兩腳長出蹼來,因為吃的太飽,嘴巴只能「呱呱呱」地叫。

別急,這還只是第一天晚上的情景,應該說這還只是口試完成後12個小時內發生的事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