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到巴黎去

在史堡一直待到1月29日。在向學校申請完口試通過證明後,便起身前往巴黎,繼續下一階段的工作。

出發之前,事務所交給我一個任務,負責去拓展與連繫法國這邊的客戶。所以我的法國行有很大的一部份兼具了出差的性質,而口試完畢之後,就開始得去忙著「跑業務」了。




(史堡火車站,內部)

時間真的時挺緊迫的,尤其是我得在2月5日過年前完成幾個重點的客戶拜訪,順便與在巴黎的朋友們見面,真是一刻不得閒。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那就是我想回到過去這些年在法國曾經去過與住過的處所,其中一個城市:Angers,更是我一直念茲在茲的地方。

為什麼呢?這裡頭,其實有個小故事。

我在2000年9月底踏上法國的土地,開始了我的留學生涯。Angers是我到法國之後,第一個待的城市。

這個位於法國西邊,鄰近不列塔尼的小城,卻是在法語教學上挺有名氣的地方。我的法語是在Angers奠基的,從似懂非懂的現在式,一直到畢業後勉強理解的過去簡單式,Anegrs可以說是一手帶大我身體內那個法國小孩的保姆。

就在我2001年5月,準備離開Anegrs,出發到巴黎的一個晚上,我在城堡旁的宿舍輾轉難眠,想著自己今後不知將會如何,於是乎心血來潮,就在桌邊抓了張紙,把那時心中的想法,以及對未來的期許,寫了一封信,打算給未來的自己。

那信,我還記得我把他裝在一個富士膠捲的塑膠殼裡頭,然後,我摸黑下樓,到了城堡旁邊的空地,那兒是一個挺清靜的地方,雖然有時觀光客蠻多的,但這樣一個夜晚,只有我一個人會到那兒去。

那時的空地是石頭地,我把其中一塊鬆動的石頭挖開,然後把信藏進去,再把石頭蓋上。

然後我打算,只要法國的學業告一段落,我就要再回來,把這封信取出來,重新再看過一遍。

那時光想到這麼矯情主意,心裡就已經興奮得不得了。許多年過去了,支撐我想重回Angers故地的,就是這樣的一封給未來自己的信。

*****************

我在巴黎的這幾天,是與Spenser一起度過的。Spenser是個非常有趣的人,頭腦犀利,觀察敏銳,喜歡時常跳躍性思考(與說話)。他的人生經歷之精彩,大概可以足足寫上幾本百科全書。

我們在巴黎一起拜訪了好幾個客戶,第一天,就碰上了巴黎計程車大罷工。這讓Spenser很不解,他實在不懂,計程車不就是靠客人吃飯的嗎?既然如此,罷工要做什麼?

但,這就是法國,除了小偷和騙子以外,人人都可以罷上這樣一段,毫無理由與邏輯可言。

第一天,我們拜訪的著名的線上交友公司Meetic SA 的總部。我和財務長夏丹已經在台北見面,這次則是在巴黎重聚,就跟老朋友一樣。(夏丹還很開心的說他老婆最近生了個女兒,他們家已經有三個小孩了)



(Meetic總部的一隅,與正在看雜誌的Spenser)

Meetic是個很有趣的公司,做線上交友可以做到變成上市公司,算算全世界大概也只有他們而已了。我們在總部那兒叨擾了杯咖啡,還參觀了他們的工作情形:法國人工作時看起來還是蠻努力的,這點和台灣公司的氣氛就大不相同了。



(當天中午「簡餐」:紅酒燴羊膝佐薯泥,還不錯吃)

第二天,我們去香榭麗舍大道拜訪勵法法律事務所(LPA),負責的貝納奇律師等和我們相談甚歡,裡面還有一位中國律師在其中。貝納奇向我們解釋他們對於中國市場的企圖心,以及對外的拓展願望,這是我第一次見識到法國律師事務所有趣的一面:整間事務所的裝潢與其說像公司,不如說像畫廊,感覺上人文氣息很重,令人羨慕。



(香榭麗舍大道的麥當勞咖啡)



(勵法的巴黎總部接待處,大廳看起來挺有氣質)

然後,我們順著香榭麗舍大道,向羅浮宮方向慢慢散步走去。初雨乍晴,雖然寒風颼颼,但感覺還是挺好的。



(來此大道,當然要善盡觀光客義務啦!)



(協和廣場也不放過)



(杜樂里花園入口水池,冷哪!)



(狐臭免開刀...)



(挺有油畫的味道...)



(啊,海鳥曝光了)



(騎兵凱旋門,再過去就是羅浮宮了)



(橋上再來一張吧,反正我是觀光客。)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還陸續拜訪了全法第一大法律事務所FIDAL,與法國的KPMG(全世界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



(FIDAL,全法國第一大事務所,營業額高的嚇死人)




(KPMG對面就是希爾頓大飯店....真是好命。)

從學生的身份,重返到職場去,這種複雜的情緒,還真是難以形容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