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某個公民文化課後的夜晚

「各位覺得自己是草莓世代嗎?」在公民文化的課堂上,我這樣問一個女學生。

出乎意料之外的,她說是。說是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她覺得自己很容易受傷,不大有能力抵抗壓力。

我覺得有些訝異,後來轉念一想,啊,她至少很誠實,而且很了解自己,不像我們這世代感覺上有些天真,有些自不量力,還對著自己的能力有著奇奇怪怪的想法。

這學期我接了一堂公民文化課,由於是通識課程,我不想找什麼教科書去上課,也對這堂課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大凡通識課程都有個莫名其妙的規矩,那就是它必須成為營養學分。對我來說,我比較傾向將通識課程定位為學校各系學生交流觀點和心得的一個時間。換句話說,對這些大學二三年級的學生而言,固然他們學各有所長,但這些所學的專業畢竟也只代表了某一種觀察事物的角度,我會比較希望能把學生組織起來,看看他們對於一個事件或問題的剖析方式,到底能夠有幾種方法。

第一堂課,我問了個問題:有誰可以跟我說公民文化這堂課應該要上些什麼?

學生有些錯愕,我於是接著解釋:我希望這堂課不是我來告訴各位,什麼是公民文化,而是由我提供一些資料,讓各位判斷以後,再告訴我什麼是公民文化。

然後第一堂課,我讓他們看「梅花」,簡單的介紹這部片子的背景和演員、導演的身份後,我要求學生用一個60年代角度的視野,去觀察這部片子,到底想傳達什麼。

大多數的學生都沒看過這部片,事實上,我也沒把片子放完,只放了前面大約二分之一左右。

第二堂課,我抽了班上幾個同學問觀後感,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同學們答的都很到位,有些答案也很有趣,只是表達的都很簡短,大概都太害羞了。

然後我讓他們看另一部片子:「一起走過從前」,這是天下雜誌在民國77年左右編製的,班上大部分的同學都在那一年出生。我告訴學生,這堂課我們來看一看你們出生前台灣的狀況,這些東西或許以前你們沒有看過,但很有趣,我希望你們也一樣能告訴我,從這部片子裡,你們又看到了什麼?

然後我放影片。

下課前,影片正好播到民國70年代左右的事件,我看著時間應該不夠了,所以先暫停DVD,接著大略向學生做一些影片的歸納,然後下課。

一個歷史系的學生向我走來,表示對今天的影片很有興趣,他問我在哪裡可以訂購到這系列的DVD,我告訴他這在公視網站可以買的到,如果你喜歡,可以自己去訂購。

收拾完文件,我步出管理學院--這個以前曾經是「社科院」的院落,夜幕低垂,文理大道上的學生三三兩兩地走著,有些人一看就知道是要去參加迎新聚會的。

「老師再見!」「老師再見!」

一邊的長廊上有人這麼喊著,我揮揮手,也跟他們道別。

那個叫老師的我,就這樣爬上階梯,越過燈火輝煌的圖書館,在小道上轉彎,迎著一面面青春的臉龐,然後,拿出放在袋子裏的喉糖,含著,一股濃濃的薄荷味在嘴裡迅速地散開。
 
有一陣夾著相思樹味道的風吹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