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西安行】緣起

西安,古名長安,從來我只在地圖上認得這個城市,卻從來沒想到有一天我會到這兒來。

台灣與中國兩方的國際私法學界,從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就互相接觸頻繁。居中穿針引線,居功闕偉的,應該屬賴來焜與黃進兩位教授。

從2002年開始,台灣的玄奘大學與中國的武漢大學,開始了一系列的交流,其中最大也最具制度性的會議,要屬一年一度,輪流由兩方面重點學校所主辦的海峽兩岸國際私法學術研討會。

這個研討會去年在台北舉行了第三屆,辦的好不熱鬧,今年則是移師到位於西安的西北政法大學舉行。在兩邊的國際私法學人來說,這個研討會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讓雙方都瞭解目前各自的研究成果與進行方向,並且增加對於兩邊所使用特殊法律名詞的理解。

「聽說人家大陸那邊可是要排隊,才能排的上參加這個會的。」師兄這麼跟我說。「我們得鼓勵師父也去看看,趁現在他的新作品剛出來,而海牙國際合意管轄權公約還沒簽訂時,去說服看看中國學者的意見,或許可以有些好的影響。」

我當然贊同。敝恩師平日總是絮絮叨叨說想不到自己的書在中國也有人看,不知道到底他有多大的影響力,這回正好趁他一個十三萬字的大作剛完成,打蛇隨棍上,就說服他一起去參加會議吧!

因為聽說是要在西安舉行,我第一個聯想的就是去看兵馬俑,以及大小雁塔和碑林。畢竟是古都,西安有太多可看的遺跡。這對歷史迷如我,實在有很大的吸引力。

邀稿開始在六月左右,我一直到九月底才完稿,等到十月交稿時,聽說會議又因為馬大法官的行程而延期了,最後確定的日期變成十一月二十一日,跟當初的預想整整遲了近一個月左右。

聽說西安在十月份最美,也是最適合觀光的日期,十一月就有點冷了。行前我們還接到助教的EMAIL,通知大家要準備保暖衣物,因為聽說當地的氣溫大概在十度上下,要是因為氣候不適而不小心感冒,那可就太划不來了。

行前一天,我人還在司法院幫忙做法文口譯,這陣子翻譯邀約之多,我幾乎都快成了法文系的了,天知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翻譯,每次接到這種邀約,幾乎在心裡都要犯嘀咕:「別再找我啦!難道全台灣沒人會講法文了嗎?」

出國的前一刻,一直要到拉上皮箱,見到師父預約的大車以後,才感覺到真實起來。這是今年第二度出國了,而頭一次我有真正放假的感覺:啊!要出去了,什麼工作的鬼東西都可以放開了,雖然還有研討會在等著我,但在那之後,就可以好好的放假遊覽了。

在路途上,我與師父閒聊著,並問他為什麼不跟著大家一起在二十七日回台灣,他笑了一下,告訴我一個故事。

「我以前在政經學院寫完博士論文以後,Hartley整整把我的論文壓了一年,我很緊張呢,但他總是跟我講,那個什麼法國尼斯啊,風景很漂亮,然後我就知道了,他要我去度假,於是我就拉著行李跑去尼斯啦。然後玩了一個星期以後回英國,他又跟我說,啊,你就去威爾斯某個鄉下地方,很漂亮啊什麼的,好好休息一下吧。那我們這種當弟子的當然一聽就知道他要我們去幹什麼了啊,所以又拎著行李跑去鄉下,就這樣搞了一年多...」

「所以啊,我說我實在玩夠了,夠了啦,我這次去就早點回來了,沒什麼好待的。」師父很帥氣地說。

車子在將近中午時抵達中正國際機場第一航站,不久,我們和早已等候多時的其他老師們會合,就這樣開始了西安之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