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西安行】台灣→香港→咸陽機場

 

父總是很推崇馬大法官,他們兩個也好久沒見面了。師父以往說起兩人關係,總是不忘提起馬大法官的提攜後進之情。在他心中有兩個人影響他極大,一個是已故的查良鑑部長,另一個就是馬大法官。

「不只教我做學問,還教我做人處事的道理。」他總是這樣講,「那一輩的人啊,我們都比不上的,我常常都很慚愧自己沒想馬老師他們一樣照顧你們,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你拍攝的 西安行 003。

(馬大法官與師父,正在聊天中的兩人,終於看到敝恩師畢恭畢敬的一面)

我則是在另一邊和劉大法官聊起天來。我和劉大法官見過幾次面,都是在國際私法的研討會。其實,從很久以前就聽說過他的名聲:一個一絲不苟,十分嚴謹的人。不過見了面,才更覺得他的翩翩風度,真的是很有讀書人的味道。

我則是對劉大法官的父親更有興趣些:抗日名將劉汝明,我問劉大法官怎麼沒有繼承父業,也朝軍旅發展呢?

「我父親他們那一輩的人,都是長的人高馬大,體格很好,所以他們當武將很合適。」劉大法官微微一笑,「我不行哪,體格不像他們一樣那麼好。」

「老師的爸爸在家也是很嚴格嗎?」我問。

「不會,完全不會,他是慈父,對我們小孩很好的。」他這樣說。

我們就這樣閒聊著,然後聽著指示check in,通關,搭上國泰航空的班機,到香港轉機去。

這趟旅程其實蠻麻煩的,我們得隨著傳統的「台商絲路」到西安去:先從台灣飛香港,再從香港轉到西安的咸陽機場,再從西安的咸陽機場搭車到西安市去,全程大約要耗上八九個小時。

飛機起飛後一個半小時多就到達了香港赤臘角國際機場,然後我們改搭東方航空的飛機,很新鮮的是,登上這台飛機不是用空橋,而是要搭機場接駁車到飛機旁邊,自己登上飛機去的。

登機用這種方式我是第一次,在登機時我不禁向旁邊的人說:「嘿,要是有紅地毯的話,我還可以跟陳雲林一樣發表一下感言哩!」

結果當然是我在作夢,不過是得來張照片,以資紀念。


你拍攝的 沛沛10月照片 243。

(讚啦!)

我們搭的這班航機是長型的,空間感比起國際線的飛機來說要狹小許多。很好玩的是座位前上方的電視是自動降下來的,而且只能看一小段時間,節目乏善可陳。

因為是小飛機,所以覺得晃的要厲害一些。在無聊的旅程中,我和旁邊的佳沛聊起天來,她告訴我一件以前搭中國國內線飛機的趣事。

「這個飛機已經算不錯了,」她說,「我以前第一次搭中國國內線飛機時,從香港飛四川,登機前他們還給每個旅客一把扇子。」

「我那時候拿到扇子,還蠻開心的,就跟我爸說你看,坐飛機還有贈品可以拿,不錯耶!我爸聽了沒說什麼,因為他知道那扇子是拿來幹什麼用的,早些年他就已經在中國大陸做生意,所以有經驗...」

「結果你知道怎樣,飛機飛上去以後,居然沒有空調,全機艙熱的要死!我們只好拿那把扇子拼命搧,可是還是悶到不行!那個時候才知道扇子是用來幹嘛的。」

我聽了哈哈大笑。

「最經典的是,下飛機以後,他們還把扇子要回去,原來扇子是要回收的,不是給你做紀念品的。」

「哈哈哈!我也有聽說早期還有飛機乘客不夠不飛的哩!跟以前車站排班的野雞車一樣!」我說,「真是太經典了,哈哈哈!」

我們就這樣一路說著祖國航空公司的壞話,來到了西安。(不過,雖然東方航空飛機設備不怎麼樣,他們降落的表現倒是十分穩健,值得獎勵)

進入咸陽國際機場時,驚訝的發現,咸陽國際機場居然要比桃園國際機場來的新穎的多。

「大概是這幾年間新建的吧,所以看起來還蠻不錯的。」師兄這樣說。

「也是啦,不過機場是國家的門面哪!像桃園機場那樣怎麼行呢...。」我嘀咕著。

我們依序通了關,海關人員態度挺和善的,台上還有個評鑑用的機器,我就幫他按了個「非常滿意」的燈號。

拿了行李後,我們一出門,就看到西北政法大學的人在外面等著了。其中,還有組織這次研討會的重要人物賴老師。賴老師笑嘻嘻的,一一和大家握手,他剛從武漢飛到西安。

馬大法官坐著輪椅,與劉大法官、師父他們被招呼著坐另一台車到旅館去,其他人則是依序上了西北政法大學的小巴,趕去西安市。

從咸陽機場到西安市建了一條高速公路,沿途路燈通明,路況也很好。窗外是一面黑,只是偶爾看著路牌飛過。中國高速公路的路牌也是綠色的,跟台灣的很像,我看著路牌上寫著咸陽二字,忽然有種奇特的感覺。

幾天前我還在看著大秦帝國的片子哪!怎麼這會兒就到咸陽來了。
 

你拍攝的 西安行 007。
(黑夜中的咸陽國際機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