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所謂的法律系教授


我一向很受不了什麼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的經世濟民觀,反倒是蔽恩師告訴我的:「不要亂寫,好的東西自然有人會看,也不要為別人寫東西,要對自己要交代的過去」一類的話,覺得要受用的多。在我們法律這一行,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觀點,要命的是我們這些法律人還往往習慣於把自己的觀點拉到一個自己也不確定的高度。換句話說,如果人紅了,就昏昏然,紛紛然,覺得自己的東西就是一言興邦,是在跟人傳福音,不聽不用的話國家就要完了,廣大的人民群眾就要受苦受難了,etc...

但社會的運作總是這麼弔詭:你講的有沒有道理,不管,得看喜不喜歡你這個人。喜歡你,那才去聽你講的有沒有道理,不喜歡你,就算你講的再有道理,我都來能拿出另一套道理來說服自己不聽你的東西。

喜歡人,不需要什麼理由,討厭人,也不需要什麼理由,總而言之這不是個邏輯的問題,也推論不得的。所以呢,問題往往變成是:「如何讓別人喜歡你」。人家喜歡你,就贏一半啦。拿到職業上去看,就成了「如何讓你的客戶喜歡你」、「如何讓你的患者喜歡你」、「如何讓你的學生喜歡你」、「如何讓那些見都沒見過你,只喜歡自己的人喜歡你」,以及其他等等等等等。

比如說服裝好了,人要衣裝這句話是確實的,也是很受用的。當個老師,首先得穿對衣服,至少外表要稱頭些,雖然你知道你的腦袋不會因為穿了西裝襯衫或是打上領帶就多聰明一些,但學生就是吃這一套,穿個襯衫講話和穿個汗衫講話,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我因為之前在事務所工作的關係,買了一大堆襯衫作為工作服備用,到學校上課後,也就懶得換了,不穿白不穿,而且穿了也給人一種比較「像老師」的感覺。天知道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夠穿個運動服去上課,那才是英雄本色。有一天我真的嘗試這樣做了,換來的卻是學生狐疑的眼光以及親切又奇怪的慰問:「老師,你剛剛去運動了嗎?」

我們家加上我,總共有四個老師,我從小在老師堆中長大,看盡各種各樣的老師。根據我觀察多年的結論,這個行業基本上沒辦法發大財(就算你想發財,人家也不讓你發財),做大官的機會也很有限(大官就那幾個,輪的到你做嗎?),但還是有利基的:當老師最吸引人的是可以不用放棄自己性格裏的某些部分,挖嘎媽媽者多如過江之吳郭魚,自由的很,這是我覺得最難得的地方,更不用說教完書以後都是自己的時間了:天底下還有那幾個職業是可以讓你花大部分的時間在自己身上的?除了當小白臉以外,大概就是當老師了吧。

「嗟!你怎麼把小白臉和老師相提並論呢?真是不倫不類!」我彷彿會聽到這樣一個聲音對我說。

如果說這個職業有什麼壞處或困擾,大概就是從當老師的那一刻起,我就要開始要學習去適應這件鑲有「身教言教天地君親師」的純手工、高質材外帶蕾絲邊的國王新衣了吧。不過,畢竟沒有人希望看到自己的老師比別人的老師,或是自己,還要來的不稱頭,雖然這種心態很蠢,但確實每個人都把對自己完美形象的投射轉接到老師的頭上去,儘管自己也不怎麼樣。這種情形再加上你是學法律的,就要來得更加嚴重些。但大多數人都期待你能夠多做些超出薪水之外的事情,以致於他們總是這樣「善意的」提醒著:注意哪,你可是法律系教授哪,要言之有物哪,要做些有意義的事哪,要做表率哪!

所以,所謂的法律系教授到底應該是怎麼樣的呢?

我說,是怎麼樣,又怎麼樣?我現在懶得想,明天再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