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肝寶貝


幾天台北總是濕濕冷冷的。

早上七點多,老婆把我喊醒,要我準備孩子的東西,她要去上課了。

昨晚我大約十一點多才入睡,但天氣冷,總希望在多睡些。但妹妹已經起床了,她一個人用小湯匙翻著碗裏的糙米粥玩,房間裡的哥哥還在睡覺。

「記得幫沛沛加件衣服。」老婆這樣說了以後,就出門了。我看著牆上的鐘,扣掉撥快的時間,「現在大約是七點十分左右吧?」我心裡這麼想。

過了一會兒,兒子醒了,但還賴著床。他如果有睡飽就一天心情都好,為了哄他起床,我先泡了杯巧克力牛奶,問他要不要喝。他點頭說要,於是我把杯子端給他,他這才起身喝著,然後露出可愛的笑容。

我聽著廚房外的聲音,滴滴答答的,看來是下雨了。這一天的早上聽說溫度又要下降,還降啊?我心裡想著,這個冬天總算很像一回事了,這往好處想大概是沒有下雪吧?要是台北下起雪來。

光想到自己的這種荒謬的一刻憂慮,就不自覺得好笑起來,這時是七點半左右吧,但外面灰濛濛的一片,台北,冬天,總是這麼回事。

八點十分,這時我已經穿戴完畢,但兩個小朋友的飯還吃不到一半。我催促著他們,裝著生氣。然後又過了二十分鐘,哥哥勉強吃完,剩下妹妹倔著,不肯吃。

我威脅她,妳不吃完飯,就不可以吃巧克力,也不可以吃維他命。妹妹這才嘟著嘴把飯吃完。

我幫兒子穿好衣服,然後帶了兩件小雨衣,拉著自己的行李箱,左手夾了把傘出門。兩個小朋友訓練有素似地出門後站在對面鄰居的門邊,排的好好的,看見我一鎖門,兒子馬上把電梯的下降扭按下去。我們的動作配合的恰到好處,電梯一開,三個人依序進去,一點遲疑都沒有。

「今天要自己走路喔!」我說。

兩個小朋友都點頭。妹妹說:「我要自己背書包,爸爸。」

我把書包掛在兩個人肩上,感覺很像掛項圈,然後電梯門開了,我們又依序出門。

外面下著雨。我於是在門口幫兩個小朋友穿起雨衣。

妹妹吵著要穿黃色的那件,但那其實是大件的兒童型雨衣,不適合她穿。但那種情況下如果不讓她穿黃雨衣,依妹妹的個性鐵定會聲嘶力竭的哭給你看。我實在不想花太多時間去處理這種情緒問題,所以就依了他的意思。

雨衣真的很大,妹妹穿起來,加上書包,整個人就像顆小黃球一樣。

穿戴好後,我要他們一起出門。「過馬路時要注意安全,沛沛,你要拉著妹妹的手喔!」

兒子點點頭,他對這種例行公事向來不多廢話,很盡責的牽妹妹的手,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著。

雨一直下著,很冷,又濕。我們慢慢地穿過馬路,走進貴格教會旁邊的小巷中。孩子們稱這條路叫「小路」,他們很開心的大叫:「爸爸,我們今天要走小路喔!」

我撐著傘,一面拉著行李,護著他們過街,這真是苦差事,行李箱其實已經濕了,兩個小朋友走路速度也不一致,而且,妹妹的雨衣一直往下掉,原先塞進去的地方又跑出來,然後她的雨帽又一直往後掉。

我只好到教會的側門旁邊,要他們停下,幫妹妹戴好口罩,還有帽子。

雨水淋濕我的袖口,我得很小心不能弄濕她,但天氣冷的我的手直凍,光要從她的長髮中找到那對小耳朵戴上口罩,就花了好一陣時間。妹妹又動來動去的不安分,弄得我火氣有點冒上來。

「小心走路,知道嗎?」我對兩個小朋友下達命令,他們點點頭。

然後我們穿過北安路,經過大直國小,妹妹的雨衣衣擺又開始亂飄,我想這樣不行,於是在另外一邊的騎樓,把兩個人的雨衣調換過來。

「爸爸,我今天很棒,都是自己走。」妹妹這麼說。

「嗯。」我懶懶的回答,一邊幫她扣上帽帶。

換裝完畢,兒子在前面走著。我對著他說:「沛沛,你不要走太快,小心車子,要等妹妹,知道嗎?」

兒子點點頭,然後走了一陣,他就忽然自動停在原地,再往後看我們跟上沒有。

我們終於穿過金石堂前的馬路,這是最後一段危險路段。遠遠的地方依稀可以看到幼稚園的亮光,實踐大學的學生三三兩兩地在校門口聊天,抽煙。

孩子們很努力地走著,雖然速度很慢,但還是走到了。

幼稚園門口的老師很熱情地向他們打招呼,然後幫兩人量溫度。我看著他們進去,兩個孩子很熟練地脫掉雨衣,拎著書包,走到矮長椅上換室內鞋。

我在玻璃窗一邊,向著他們揮手,說拜拜。兒子看到我,也跟我揮手。而妹妹,則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衝出來,抱著我的腿,小小聲的說:

「爸爸,你要來接我喔,你放學以後要第一個來接我喔!」

「可是爸爸要星期四才回來啊。」我說。

「那你星期四要第一個來接我喔,爸爸,爸爸拜拜。」她還是抱的緊緊的。

「親一個。」妹妹說,於是我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我起身拉著行李箱,揮手要她進去,因為外面下著雨,又冷。

妹妹就站在門口看著我離開。

兩個小時多以後,我人在台中港路上,開著我的小白,開了收音機聽。

忽然收音機傳來鳳飛飛的歌聲,她在唱著「心肝寶貝」。

我一面聽著,一面眼睛從文心路熱到玉門路,含著像是淚水一樣的東西。

那一刻,我腦海中盡是今天早上兒子走路時忽然停住的背影,和妹妹站在幼稚園門口的模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