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心中的火


我在捷運西門站下車,出2號出口後左轉貴陽街,不久便到了東吳的門口。東吳城區部真是小,但還是讓我這個外來客搞不大清楚方向。為了找第五大樓,我硬生生的繞了好一圈,最後才發現原來最早經過的那棟大樓,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比賽在一樓舉行,我推了門進去,跟學生們揮了下手,然後坐在後面旁聽。這次的裁判主席是范建得老師,其他兩位陪審的裁判都很年輕,但口條很清晰,問的問題也很不錯,比賽兩方的台風表現都很大方,中間還偶然穿插幾個笑點(例如裁判建議比賽選手們做個深呼吸,因為他們好像緊張的快昏倒了) ,讓整場比賽看起來還挺有趣的。

我一面聽著、看著比賽進行的過程,一面思緒回到了好久以前,我當學生的時候,也和他們一樣,在那一方之地拼命地想逃出台上的裁判老師的問題羅網。準備傑賽普這個比賽,成為我大學時代畢業那年的最美好回憶之一,那種不斷超越自己極限的快感,彷彿又隨著這場比賽,回到了我身邊來。

這讓我聯想到回到東海以後的很多事情。

與我們過去相比,東海的學生們有了很大的改變。比較難堪的變化是國家考試的錄取人數逐年地下降,研究所在去年一年中幾乎是全軍覆沒了。這在過去的東海來說,幾乎是不曾見過的。

雖然考試的錄取與否有時純然是因為運氣,但讓我比較驚訝的是,居然連學生的志氣也跟著低迷起來。我聽說許多學生將自己的目標設定在於考取書記官或是法警,就如此而已,理由只是因為「比較好考」。

投資了四年的時間,花了一兩百萬唸書,最後只想考法警?這實在是一種令人驚訝到下巴脫臼的創意。

對於這種傳言,或許可以一笑置之,但有些現象卻是更叫我無言。

就以我上課的經驗來說吧,在上個學年中,我曾經因為一個學生完全不來上課,考試也亂考一通,打算把他給當了。但後來這學生來求情,說他對法律如何沒有興趣,希望我高抬貴手云云。我後來決定再給他一次機會,但同時也建議他,如果還是用這種態度學習的話,下學期最好轉班,因為我得維持一定的品質,對學校,對這個高等教育體系,我也有把關的責任。

這件事後來傳開了,「林老師會當人」這個消息據說傳遍了全系,連帶也影響了學生的修課意願。我對這種情形覺得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一方面喜的是我從此考卷可以不用再改太多份,工作量一下輕鬆許多,另一方面憂的是,其實我不是以當人為目的來教學的,如果因為這種訊息對學生造成誤導,將來要解釋的話,實在是很累人的一件事。

其實,我一點也不在乎修課學生的人數,學生來的多來的少,我的薪水也不會增加。但一個問題是態度,就像吾友帥哥老師就曾說過,「每年都有這種態度的學生,認為已經是第四年的課了,看你敢不敢當?好像讓學生躺著也能過,是老師的義務一樣。」

你說這些學生笨嗎?不會學嗎?

我說不是,正好相反。這些學生比我們要聰明,比我們還會算,而他們的問題就出在這裡。

長久以來,東海就一直是一個隔絕的,鮮有比較競爭,可以隨時關起們來做老大的學校。這學校的風氣固然是自由,學生的品行固然是和氣為善,但缺乏比較的結果,讓東海的學生們常常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社會定位,到底該在哪裡。

沒有比較,沒有競爭,就是這樣傻傻的唸書,念到什麼程度也沒有把握,每天就這樣逍遙又心虛地過著。

最後的結果就變成大四一團慌亂,搶著去北部補習,然後日子在不斷的緊張、埋怨、感慨與憤恨等情緒中度過。

「如果可以輕鬆的過關,為什麼不這樣做?反正以後還是要到台北去的,學校就課就把他放了吧。」

我猜,就是這樣的一種想法,瀰漫在高年級的學生之中,惡性地互相傳染著。

從一個角度來說,這是一種頗精明的計算,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種貌似精明的計算,卻完全地失焦了。

我多希望東海的學生可以笨一些,在他們這個年紀,這個階段,可以不要去衡量這些利害得失,計較那多出來一時一刻的時光,把心思多花在自己對於未來的夢想上面呢?

我要說的,就是傑賽普模擬國際法庭辯論賽這個例子。這個比賽的特色,是全程用英文去參與,從寫訴狀開始,到出庭陳述,到辯論,每一項準備工作,都要花上許多的心思,才能完成。

而傑賽普最有趣的也在這裡:這是一個不斷超越自己極限的活動,從這個活動中,可以給參賽者重建自己脆弱的自信,特別是到了真正比賽的那一刻,全國學校的法律人全部集中在一起,針對同樣一個鑽研好幾個月的問題表現出自己的成果時,那時才會真正的感覺到自己存在著,感覺到自己所學的,所思考的一切並非多餘,而是充滿了意義。

從校際比賽中,東海的學生才會找到自己,把自己的競爭之心熊熊點燃,那時才會有夢,也才知道要做夢,才有一股義無反顧的拼勁,要讓自己不會白活,才會發揚出那種學習的主動性來。

參加傑賽普,看起來很累,很笨,但我的經驗是這一切的付出從以後的人生來看,相較於他日後所能獲得的收穫,那一點點的成本付出,根本是微不足道的,這是一筆再好不過得生意。

在東海,可以很安逸、很懶散地過,但同時,我們也可以選擇過得很積極,很有挑戰性的校園生活。

燒吧!我想要將這把年少時心中的火,狠狠地在東海燒個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