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非(廢)死不可公聽會


期一的下午,整個法律學院忽然間沸騰起來,原因是法務部在這裡辦了一場有關死刑廢除的公聽會。

從我進學校以來,我還真是沒看過這麼熱烈參與會議的盛況。波錠廳整個都坐滿了,學院門口還另外加裝視訊讓沒有位置的人可以一起參與公聽會。一些老師也都出席旁聽,學院外的車位被中部各個地檢署和法院的車輛佔滿,真是熱鬧極了。



這麼熱烈的氣氛大概也感染了很多學生,事實上這場公聽會不只是東海的學生來聽,連外校的學生也趕來參加,並且,參加的人也不只是從事法律工作的,這其中還有別系的學生也參雜在其中。

我覺得蠻好的,雖然這是個老掉牙的議題,但至少大家都能有參與表達意見的機會,而且確實引起許多人對這議題的興趣,那總要比完全的冷漠來的好得多。

公聽會進行的時候我站在會場後面聽著,正反兩方的意見都各自陳述了一輪後,接下來在場與會的人士就迫不期待地(從未看過這麼熱烈發言的景象)爭先表達意見。不過,大概因為時間的關係,大多數的陳述都只能做泛泛之論或是表達自己的立場,至少就我有限的智慧來說,當場實在聽不出什麼特別的高明的意見。

 



比較有趣的是一個社會系的學生,拿到麥克風以後,針對現場主張廢除死刑的名嘴楊憲宏的看法,說了句:「我個人意見是比較支持憲宏大哥的....」我為這句話想了很久,覺得電視的力量真是大啊!你看這個學生只是在電視上認識楊憲宏,就可以把一個足以年紀當他爹的人很順口的稱之為「大哥」,電視的力量真是大啊...儘管你從來跟這些名嘴沒有交集,但他們出現總會吸引你來聽到底他們講了些什麼,即使他們真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講什麼,你還是會聽得很專心...。



第一場結束後我跑回研究室去整理資料,然後處理完事情以後再下樓時碰到了w學長(他是主張廢死的)。我跟他打招呼,並問他有沒有去聽公聽會?

「沒有耶,我剛來。」w學長說。

「學長不去表達一下意見?」我問。

「哎喲,那個東西我們去講沒什麼意思啦,這個啊,很抽象啦,問題那麼大,去那邊各抒己見幹麼?」w學長笑著說。

「喔,不過我們學生倒是對這很有興趣,剛剛好幾個同學發言耶!」我說。

「哎,這個啊,他們對這種抽象的東西當然很有興趣,這種很形而上的,很玄的東西,打高空的,都有興趣得很。可是很奇怪,如果我要他們實際上背點具體的東西,他們就沒有興趣了。這個啊,就好像是每個人都想當老闆,卻沒有人要從基層做起啊!」學長用了一個妙喻。

「哈哈哈哈哈!」我笑彎了腰。

「這個啊,對不對,我說現在最實際的作法,就是保留死刑,然後弄個終身監禁的規定,那法官可以不判死刑,判終身監禁嘛,對不對?這樣也沒有廢除死刑,那實際上法官的心裡壓力也不會那麼大,德國就是這樣啊,對不對?直接弄終身監禁,那就好了啊。」學長說。

「我也覺得這樣比較好。」我說,「其實中間大家好像都沒討論一個問題,那就是暗示的力量。暗示的力量是很大的,如果廢除死刑,對台灣社會的暗示會是什麼?」我說,「特別是對那些人,像今天去參加縱貫線老大葬禮的那些黑社會,你去跟他們說廢除死刑,你覺得對他們來說不會有什麼暗示嗎?我才不相信。這個問題也要考慮進去啊。」

「哈哈哈,對啊。」學長也笑了。

「所以我說這場公聽會都是一些善良守法的老百姓來聽,這個聽眾群應該要改一下,搞錯對象啦,應該找那些黑社會人士來聽,他們才是『高危險群』,要聽聽他們的意見啊!」我開始鬼扯起來。

「對對對,因為攸關他們的權益問題,應該找他們來發表意見。」學長跟著扯起來。

後來我們在系館繼續聊這話題時,學長講到侯友宜,他也是反對廢死的。

「侯友宜說,應該找那些主張廢死的人來看一下犯罪現場,看看他們看過了以後還會不會主張廢除死刑。」學長說,「就像方保芳醫師命案,那個案子光聽侯友宜講,就覺得很恐怖...。」

然後在我的要求下,他大約敘述了一下整個案子的經過。

「事後陳進興講到這個案子,照理說案子過去也一段時間了,應該一些情感也是會沈澱了,但是侯友宜說陳進興在講到這個案子的時候,還是一副很興奮的表情,說『那些人嚇得要死...』等等的話,把整個犯罪行為好像當成是自己的藝術創作一樣去描述。」

「x!」我心裡這樣想。

「其實啊,現在的刑法講究的是一個預防效果,如果用死刑有犯罪預防效果,那就應該讓他存在,如果沒有,死刑存在有什麼意義呢?沒有意義,那就廢除吧,就像陳進興那幾個都死了,白冰冰還是很生氣啊,死刑的那種情感投射是有問題的...」學長說。

然後院長進來,我們問他的看法。

「這個議題我們討論了很多次了,所以這次比較希望聽到被害人這一方的看法。」院長說,「不過,好像我們同學的發言裡,十個有八九個是反對廢除死刑的,怎麼會這樣?這好像...」院長苦笑。

這好像,這好像...

好像也算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