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規則的再生


車子經過中港路的時候,總覺得驚險萬分,這種感覺不但是騎機車的時候有,開車的時候也是一樣,一個轉彎,得小心後面過來,橫衝直撞的機車。有時候更討厭的是公車。就像今天早上吧,我在外側車道開著,後面一台公車猛按喇叭,示意超車,我看著儀表板上的速度是五十公里,已經是臨界值了,但這台公車就是不放過我,好像我欠了他會錢一樣,拼了老命黏在我後頭。

 

然後,精彩的來了,公車司機老大大概是受不了我的「龜速」,從內側一個超車,跑到我前面去了,接著,他在前方二十公尺處的站牌邊停下來,就這樣把我擋在後面。

 

我心裡第一個反應是:「你這又是何必呢?就為了不到兩秒鐘的領先快感嗎?」

 

諸如此類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

 

在台灣,這好像已經變成習以為常的事情,開車的討厭騎機車的,騎機車的討厭開車的,騎腳踏車的什麼都討厭。這多少形成一種道路駕駛的恐怖平衡,或者應該這麼說,這是一種對於規則的新詮釋方式,原則只有一個,就是我前後左右最好不要有車,然後,趕快脫離現在這種有車的狀況,怎麼做都行。

 

有時候我覺得交通駕駛的習慣多少反映出一個國家的文化,像在台灣,大家都知道「原則上應該遵守交通規則」,但例外的情況又和原則的情況差不多快一樣多,而且,人人都有詮釋權。這裡面有一種有趣的心態:我們不相信完全的遵守交通規則,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有益的。吾友米國律師喬瑟夫先生曾經對我說:「你們不會覺得,如果大家都遵守道路的規則,不亂超車或是任意變換車道的話,會讓速度快一點嗎?」

 

我實在很難向他說明,這其實是一種不信任規則的台灣傳統,就像我們不信任政府,只信任鈔票一樣。台灣人愛錢,喜歡富人,主要是因為我們普遍擁有不安全感,並且習於把錢財的數目當成個人社會表現一種評價(這點倒是跟日本人很像)。

 

其實,不信任規則的心態,在全世界的國家幾乎都可以找到類似的例子來比較。在巴黎,基本上行人紅綠燈是誘導觀光客去撞車的一種設計,只有非巴黎人才會在人行道的一頭傻傻的等待行人紅綠燈的指示,這種不信任規則的心態,反而成為一種社會普遍的確信。也因此,被違反的規則通常不會造成規則的死亡,有時候反而會促使新的規則莫名其妙的誕生。

 

真是奇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