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些感慨


離我上最後一次郭老師的課,已經有十幾年的時間了。這次郭老師會願意回來上課,主要是幫他的愛徒代課。(我們幾個老東海知道以後都開玩笑跟佳立說,你的面子真大哪,竟然連老師都可以抓來幫忙!)老師依然是魅力十足,上起課來如行雲流水,絕對不卡機,而且適時地在概念與概念之間塞上一些饒富趣味的笑話和小故事,讓整堂課聽起來興味十足,十分充實。

現在重聽老師的課,是用另外一種心情去聽的,更多時候是在注意老師的教學方式,用一種欣賞的角度在旁邊默默地觀察。許多年過去,老師上課還是會重複一些老梗和老故事,但很奇怪的是,透過他的方式講出來就是特別的好笑,而且爆點完全一樣,真是令人感覺不可思議。

不過,上著上著,我忽然注意到台前只有一瓶水擺著,不知道是老師還是同學預備的。

課間休息時,我趨前向老師打招呼,老師很驚訝我會來旁聽,然後跟我聊了一下天。言談中,我彷彿感覺自己好像又回到學生時期,那時的我下課後就纏著老師問問題,絲毫沒有顧慮到老師的休息時間,而老師也是毫不介意地仔細聽著,與回答我的問題。

東海的老師一向有這種親切的特質,我還記得自己曾經為了一個物權法上的問題,纏著溫老師從現在的C大樓一路問到陽光草坪,在某個下午為了瑕疵擔保的概念和郭老師在他的研究室裏討論了快兩個小時,一個冬天的夜晚和陳老師為了國際私法的理論,在別墅的咖啡館一直討論到凌晨一點鐘。在離開東海以後,我再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老師,也因此對於東海那種師生情誼的關係,那種純粹學術狂熱的氣氛,對我來說一向是感受非常深刻的。

於是我趁課間空檔的時候,趕快買了瓶礦泉水進來,又到系辦弄了紙杯,幫老師倒了水,然後趕忙送到講台上去。

我的想法其實很直接,也傳統到不行:老師上課沒有茶水,還要自備,那就是弟子的不是,那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如果上課的學生不做,那就我來做,我可不能讓東海丟臉。

在我念大學的時候,上老師的課時,不但要準備茶水,而且還要發號施令起立敬禮的,這對於現在上課的同學們而言,恐怕是無法想像的吧?

我還清楚的記得,有一次上課的時候,我們全班依照禮數向老師敬禮,外頭則有幾個外系的同學,在那邊嚷嚷著:「什麼啊?大學還要起立敬禮喔?」

班上好些同學聽了,狠狠地瞪著他們,但沒有一個人質疑這種禮節。

那種感覺很奇特,我們忽然很像是一群不合時宜的老學究們,仍然堅持著和老師之間的一種特殊的禮儀模式,相反地我們會想著,為什麼你們不跟著我們這樣做呢?

師生間所謂的禮節,在東海漸漸消失中。大學部還好,最糟的是研究生。

「現在的學生,大概以為自己的老師了不起,自己也跟著了不起了。」一個老師這樣感慨著。我覺得,他說的是大實話,至少我所看到的情形確實如此。

研究生在走廊上見了面,少有向老師們打招呼的習慣,久而久之,老師們選擇的態度就是冷漠以對,過去那種師生間的熱情關係,就這樣漸漸消失了。

我相信沒有一個老師在碰到學生向他打招呼時,會故意冷著一張臉對著學生的。但如果學生選擇是這樣的互動關係,又怎能要求老師們有更多的付出呢?

這讓我覺得很感慨,也很難過,我覺得東海不該是這樣的。

或許過去的日子一去不再返了吧?但如果是這樣,現在的日子又有什麼好留戀的呢?

我一定已經變成一個老古板了,或著是因為我始終過著太自我理想化的生活吧?至少,我覺得一個認真上課的老師,是值得我花更多的心思去回饋他的。幫老師準備一杯茶水,只是一個小動作,但那種如兄如父的,如同家庭般成員的感情與氣氛,才是我一直想追求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