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9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第一人稱的法學


當然,這裡所謂的第一人稱法學,倒不是說敘述問題是以第一人稱(例如「我的看法是...」「我覺得...」)的方式進行,而是透過第一人稱的視野和可能面臨的條件去觀察法律問題的發生。我常見到的法律文章,往往在討論某個機制或某種價值觀應該要怎麼樣的呈現,運用的方法不外乎看看前人怎麼作啊,外國人怎麼作啊,判決怎麼作啊,立法例上怎麼作啊,這般分析,那端比較,總之是希望能夠透過解釋性的方式,抓出一些上位性的原則,有效而迅速的處理同一類的法律事務。

但是事實上這種視野卻往往會出現問題,就好像談法律倫理,大家都可以說律師這不能作,那不能作,為什麼?因為會懲戒啊!那為什麼懲戒呢?因為我們希望律師不該是這樣的,律師應當如何如何。當然這種切入的角度不能說是不對,但總很難讓人進一步理解一個簡單而重要的問題:為什麼這些律師可能知道會懲戒,可能知道會有風險,但他仍然去做呢?老百姓看律師,和法官看律師、檢察官看律師、被告看律師以及證人看律師的角度都不一樣,甚至於律師自己看自己執業的角度也有所不同(法官退下當律師的、實習律師、受雇律師、合夥律師、自行開業當律師...),那我們又怎能期待只從一種角度去觀察律師倫理的問題,就可以獲得滿意的答案呢?

如果沒有給予相同的條件,讓研究者陷於與行為人共同的情境下面對問題的抉擇,那麼我們其實很難發現有一些法律的價值應當如何的「擺設」,為什麼這樣的擺設有重要性?在沒有身處相同條件下的預測,一切都將顯得冷血,甚至流於一廂情願。因為我們往往不知道事情是為什麼這樣發生的,而為什麼這些人在這些條件下普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如果我們總是以第三人的視角在旁邊說著:是啊,我很同情你,但法律不是這樣想的啊,法律的內容應該是怎樣怎樣,又如何如何,所以你不該那樣那樣,那是違法的。概括繼承制沒有被更改為限定繼承制以前,大家不也覺得繼承的概念「本來」就是概括繼承嗎?同性婚姻在還沒有接受為合法的婚姻制度以前,社會上認為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結合,不也已經是根深蒂固的嗎?這往往讓希望與法學者對話的人們感到挫折:我們看問題的方式,真的差這麼多嗎?

 

如果我們可以進行第一人稱的法學研究,或許這會是一個突破法學觀念的契機:給我相同的條件,我會做出一樣的選擇嗎?會的時候該怎麼處理?不會的時候又該怎麼處理?除了判斷我的對錯以外,有沒有其他的東西更值得進一步討論的呢?至少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研究的焦點不會只放在毫無個性的法律條文上,而是將視野擴張向每宗案件所展現出人性、本能、與拉鋸的價值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