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服貿協議風波:我們還要繼續看這場鬧劇嗎?

 


貿協議自從簽署以來,在台灣社會引起軒然大波。立法院言之鑿鑿要對該協議進行逐條審查,海基會、行政院陸委會對此則表示服貿協議將比照ECFA模式,未來雖然逐條討論、表決,最後還是會要全案表決,並指兩岸協議等同準條約,不可能讓在野黨逐條修正。

而基本的問題是,一個攸關人民基本權益的「協議」,無論你說他是準條約也好,說他是區域協定也好,如果協議的內容影響人民生計,想要拘束這個國家的全體人民,難道不需要得到人民的同意嗎?或至少也應該受到民意機關的監督吧?

根據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5條規定,海基會如要代表台灣簽署協議,「應將協議草案報經委託機關陳報行政院同意,始得簽署。」並且,如果「協議之內容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者,協議辦理機關應於協議簽署後三十日內報請行政院核轉立法院審議。」按照這個制度,服貿協議在簽署前,行政院不可能不知情,而服貿協議的內容也看不出如何涉及法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換句話說,行政院給了海基會權力同意簽署在先,卻在之後又故作姿態要「尊重立法院」,回賞海基會耳光;而立法院呢?審議服貿協議難道就師出有名嗎?審議的法律根據又是什麼?

有人說,大法官釋字第329號解釋給予立法院審議權,所以立法院可以審議服貿協定。但這種說法顯然是有問題的,因為釋字第329號解釋理由書已經明白指出:「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間訂定之協議,因非本解釋所稱之國際書面協定,應否送請立法院審議,不在本件解釋之範圍」因此要將釋字第329號解釋作為審議服貿協議的法源依據,實在是太牽強了。

又有人提到國際法賦予立法機關批准權力,所以立法院可以審議服貿協議。但如果我們去看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14條規定,批准的情形僅限於條約規定以批准方式表示同意、另經確定談判國協議需要批准、談判國代表已對條約作須經批准之簽署以及談判國對條約作須經批准之簽署之意思可見諸其代表所奉之全權證書,或已於談判時有此表示等情形。服貿協議符合這些情形嗎?似乎也是不符合的。

事實上,兩岸談判協議至今,台灣方面幾乎都是用行政命令執行兩岸協議的成果。原因無他,如果執行兩岸協議要用制訂法律的方式來處理,程序上必須要經過立法院,而以目前台灣立法院的運作情形來看,用這種方式只有自討苦吃。如果在過去事務性談判的時代,或許還可以勉強行事,沒有太大的困難。但現在不同,兩岸談判的內容早已從事務性談判進展到制度性談判,如果還要用這種模式執行兩岸協議成果,到時候出現爭議時,問題就不是如何執行協議那麼簡單的了:這可是關係人民基本權保障的大事哪!

也因此,在法源不明的情況下,立法院惺惺作態,行政院老神在在,演出這場審議大戲來,非悲非喜,乃是一場鬧劇。於是我們要問,台灣人民還要繼續看這場戲看多久呢?

我的想法是,立法院應該認識到兩岸關係在這幾年的實際變化,重新檢討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把行政機關授權談判的權限範圍規定清楚。如果認為兩岸協議涉及到人民重大基本權益內容,無論是否涉及法律之修正或應以法律定之,都應當賦予立法院批准協議的權力,如此制衡行政機關,避免黑箱作業,才能讓類似的爭議減少發生。

同時,我們也應該要意識到,兩岸談判的本質已經改變,如果制度性的談判是今後兩岸協議的主軸,那麼在談判的規劃上台灣政府應當更倚重台灣的法律人才,並且設法將談判的過程更加透明化、制度化。更重要的是,抓緊立法的腳步,把兩岸協議的執行監督機制完整的建立起來,才能夠因應新的兩岸局勢發展,做出讓大多數人接受的大陸政策。否則,鬧劇仍將是鬧劇,人民永遠也只能當個看戲的:更慘的是,我們還可能只是這場戲的道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