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7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對軍法改革的一些想法





十五萬人上凱道,別的不說,只說這個上街頭的主動性,漸漸地從虛擬的網路到真實的馬路上,就是一種可喜的進步了。而這幾天,看了很多人對軍事審判的看法,總覺得有些東西如鯁在喉,也想跟風來插兩句嘴。
 
我是在民國85年研究所畢業後入伍服役的,那時碩士是當然預官,我也很幸運地抽到了軍法,總算可以在軍旅生涯還保留一點對於刑事訴訟法的記憶,而不用完全的格式化自己的腦袋。也因此,我在那時一年十個月的服役期間中,親身參與的軍法體系的一些變革。
 
在我進到部隊後,才瞭解到當時的軍法在部隊裏只是一個組。換句話說,軍法官的書狀到最後都得讓部隊的長官批閱過,才算完成公文程序。我們辦了幾個月以後,軍法處開始一連串的改革,打算把軍法組從部隊中拉出去,以保持其中立性。這個改革計畫剛開始就是將原來在各部隊軍法組的人員,以集中管理的方式調至各軍團去統一辦案審理,也就是一般所稱的「集中案」,最終的目標是希望有一個獨立於軍隊體系以外的軍事法院,以盡可能的做到公正與不受干擾辦案的目標。
 
整個軍法體系的變革歷史我就不論了,且說我所知道的軍法官,他們真的那麼差嗎?就我的觀察是,早期的軍法官真的是素質良莠不齊,本質學能不知長進的多,打混摸魚的多,辦案馬虎的也多,但裡面卻還是有一些佼佼者,真的是屬於精明幹練型的。而到了民國八十年代以後,這些軍法官的來源主要是國防大學管理學院法律系,所受到的專業養成教育部份,其實是和一般大學法律系沒有什麼太大差別,比起以往,素質也提昇了不少。不過,在我看來,軍中那一套學長學弟制在這個學校裏還是深深地烙印著,這套制度多多少少限制了這些學生的一些膽識和氣度,他們看起來像是法官或檢察官,但骨子裡卻仍然是軍人,要我說,應該屬於法律人與軍人的中間型動物。
 
軍法官貪污嗎?就我所知他們其實夠清廉,也夠有正義感。但你知道的,光有正義感和廉潔其實有時候未必能把事情處理好,我必須遺憾地說,我們的軍法官養成是在先天不良(軍中習氣)與後天失調(辦案經驗)中進行的。軍事審判曾經做過調查,大概百分之85的案件是逃亡案件,剩下百分之10的案子則是吸毒、竊盜、性侵、傷害等有關的案件,至於像殺人或是搶劫那種重大案件真的少之又少。換句話說,一個軍法官只要運氣夠好,可能要好幾年才碰的上一件真正重大的案子,而這種案件又往往最容易造成懸案與爭議,經驗不足,加上「長官交辦」與「限時破案」的見鬼指示,要辦好這些案子就更加困難了。
 
也因此,我覺得把軍人和軍法官劃上等號,這點對他們未盡公平,但確實這種疑慮是有的。而部隊長官們長久以來把軍法單位看成是工具這種心態,最是要不得。例如陳鎮湘之流,他們的觀念就是如此。說實在的,帶兵如果完全要靠軍法,這兵還帶的下去嗎?這說明這個部隊的管理有問題,軍紀或軍法違反事件才會層出不窮。隨便舉幾個例子就可以瞭解部隊在管理上有多嚴重的問題。例如醫官,現在逃避兵役的醫學生多不勝數,部隊找不到他們來擔任醫官,沒辦法讓這些人適才適所,所以只好找些聽起來相近專業的人來擔任,例如牙醫,這完全就是莫名其妙的一件事情。又比如操課,士官都是依據他們在部隊經驗中所學到的那一套操兵,而真要說體適能這種專業的科學,我們基層部隊的士官懂的人又有幾個?不懂怎麼辦?不解決,還是繼續操啊,反正國軍是孫文學說的信徒,知難行易,不知亦能行,所以在還沒有人被操死前,軍隊操課當然就沒有科學化進行的必要了。
 
軍法也是一樣,冤案在沒有出現前,也未必有變革的必要,這就是我們國軍根深蒂固的想法。但反過來說,一個制度有沒有必要存在,主要不外乎考慮兩個方面,一個是現實環境是不是需要這個制度的存在?另外一個是有沒有合適的人或資源足以支持這一項制度的存在?前者就是我們要不要把所有刑事案件統一劃歸審判權,交由一個機關去審理,還是要保留目前的雙軌制度,讓部份的刑事案件(主要是違反陸海空軍刑法)交由普通法院以外的軍事法院處理的問題。在這一點上,國外的經驗有統一劃歸審判權的(像德國),也有維持雙軌的(像美國),也有區分平時與戰時狀態而分別定審判權的(像法國)。在這一點上,我比較傾向於要看台灣的現實狀況來處理,基本上台灣的國防沒那麼偉大,能夠自衛就不錯了,實在想不出來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我們需要派兵到海外進行戰爭,所以這跟美、法的經驗都不一樣,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德國的作法,統一交由普通法院處理所以刑事案件就可以了,理由也很簡單:軍人不過是職業身份上不同,在一般狀態下實在不需要疊床架屋,另設一個法院來處理這類型的事務。
 
而在人的方面,合適的人來處理陸海空軍刑法的案件,也還是必要的。這也是我一直認為,如果洪案現在交由桃檢來處理,未必會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的理由。很多軍中的事務,還是軍人彼此之間較為瞭解,也比較有那種辦案的直覺去偵查追訴的。目前的地檢和地院對於陸海空軍刑法與實際軍隊運作概念瞭解詳盡的人才不多(光是女檢和女法官就不是很瞭解),如果今天真的要裁撤掉軍事法院,那麼原來這批軍法官又該何去何從?這些已經培養一段時間的人才,棄之不用,不但是浪費資源,你還要想辦法去安置他們,在我看來,最好的方式還是直接把這些人併入普通法院的軍事專庭,這樣成本最小,帶來的制度改革副作用也最低。
 
總之,我想說的是,軍法官其實不是一般鄉民想像中的那麼差勁,軍事審判制度也不是動不得的,而我們憤怒歸憤怒,還是得先確立一些基本的改革原則與方向,才不會白費力氣,造成更大的社會成本浪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