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essais de Tomlinfox 大度山居閒話

關於部落格
從週刊變成月刊,搞不好會變成季刊...
  • 1157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考試的歸考試,學術的歸學術


 

 
近有個新聞:考試院日前通過考選部研提的司法官考試與律師考試規則修正草案,計畫從民國103年開始,司法官及律師考試第一試將同時舉行,並採同一試題,並自民國104年起,律師考試第二試將增加「智慧財產法」、「勞動社會法」、「財稅法」與「海商法與海洋法」等選試科目。

乍看之下,考選部的新方向是透過增加選試科目,滿足社會上對於法律特別領域的實際需求,均衡甄拔各法律專業領域的優秀人才,逐步達到「專業律師制度」的目標。但請恕我這麼說:我認為這個修正草案不但未能解決目前司法考試所存在的弊病,並且還增加了考生許多不必要的負擔。一言以蔽之,這是一個政治意義大於法律意義的修正草案,任何一個有學術良知的法律人,都不應該支持這種「改革」 的方式。


且不說「均衡甄拔各法律專業領域的優秀人才」這個抽象的概念所可能帶來的歧視待遇問題(現在有哪幾所大學法律系是充分發展了各法律專業領域的?如果不是法律系,而是法研所,那麼這種主張對於沒有念法研所的考生公平嗎?),目前律師考試第二試所列的應試科目,就已達十科之多,現在草案不但沒有減少,反而還增加了考科,理由是基於「發展不同特定領域專業職能,亦成為律師強化其競爭力之重要法則,也更有助於國家社會的發展與國際競爭力」的考慮。但試問除了這些考科以外,別的法律科目難道就沒有考慮專業職能,有助於國家社會發展與國際競爭力的必要了嗎?那麼消費者保護法、國際競爭法、政府採購法、能源法、環境法這些科目要不要考?增加考科,到底意義在哪裡?
 
長久以來法律界所存在最大的問題之一,是「考試領導教學」。法律學者執著於自己的研究專業是否被列入國家考試的考科之中,連考科是列為「必考」還是「選考」都要計較,深怕因此使得自己的研究專業被邊緣化。但是,企圖用考試來維持某一學科的重要性,本質上就是一種可議的想法。而考選部為了滿足各方「期待」,透過不斷增列考科來選拔人才,卻忘了考試只是選拔人才的手段之一,試問通過考試的考生,他就能上戰場辦案了嗎?照目前的這種國家考試方針走下去,就是考科列上一百科,恐怕也選不出幾個能走進法院辯論的考生。為什麼?因為考生光準備應付你這些科目都來不及了,哪有時間去思考他唸過的東西,哪有時間去反省他學習的知識?像這種考試制度選出來的人才,會是我們社會要的人才嗎?
 
就讓考試的歸考試,學術的歸學術。專業律師制度不可能僅透過增加考科的方式來達成,考試也不是唯一的取才標準與途徑,人才是培養出來的,不是考出來的。現在的律師、司法官考試,幾乎可以說是二十一世紀的現代科舉,不但增加考生太多不必要的負擔,還向考試引導教學的歪風妥協,越改越複雜,越改越糟糕,我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理由支持加考選試科目,故為之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